废都删除的放荔枝的描写-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五)

发布时间:2010年03月01日 阅读:147546 次

点上方图片,惊喜连连

废都唐宛儿7次完整版

废都第390页~第391页  

庄之蝶想了想,抱了被子过去。牛月清已经灭了灯,他在黑暗中脱了衣服,后来又去浴室洗了下身,就摸上床来。牛月清把被子卷了一个简儿裹了身子,他硬钻进去,竟伏了上去。牛月清没有反抗。也没有迎接,他就默着声儿做动作。正出入间,牛月清放了一个长长的响屁,庄之蝶方一住停,牛月清便气汹汹地说:“怎么,我是消了气了!”庄之蝶忙着辩解:“我不是!”牛月清说:“你就是嫌了我?”庄之蝶极力想热情些,故意要做着急促的样子。便拿嘴去噙她的舌头,牛月清牙齿却咬着,且将头滚过来摆过去。庄之蝶噗地一笑,说:“给你说个故事吧。有个急性子人吃饭,菜盘里是菠菜烩鹌鹑蛋儿。他用筷子一夹,鹌鹑蛋滚到一边;再一突,鹌鹑蛋又滚到那一边。夹了五六筷子夹不上,他急性子就犯了,把鹌鹑蛋一拨拨到地上,上去一脚就踩烂了!”牛月清噗地也笑了,说:“那你一脚也踩死我嘛!”

庄之蝶说:“好了,没事了,夫妻吵架睡这么一觉就云开雾散了!”牛月清说:“你想清了,良心发现了?”庄之蝶没有言语。牛月清又说:“你今晚要是不来,我真就对你彻底失望了!你来了就好,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说过去的事了。但我得吸取教训,要防着你了。你必须与唐宛儿断绝一切来往,你要到她家去,我跟你一块去,没我允许,她也不准来咱家。”庄之蝶还是没吭声,只是在动着。牛月清说:“你现在倒这么有能耐,我不行的,你得说说故事我听。”就把庄之蝶掀下来。庄之蝶在黑暗里呆了一会,他没有好的故事讲,就拉灯起来说看看录相吧。牛月清说:“是那些黄带?”庄之蝶已经把录相放开了,立即画面出现乱七八糟的场面。牛月清说:“这哪儿是人?是一群畜牲嘛!”庄之蝶说:“好多高级知识分子家里都有这种带子,专门是供夫妇上床前着的,这样能调节出一种氛围来的,你觉得怎么样,可以了吗?”牛月清说:“关了关了,这是糟踏人哩嘛!”庄之蝶只好关了,重新上床。他跪伏了一边,开始亲吻妇人小腹,之后舌尖儿就沿了妇人的一侧胸胁、从奶沟儿一径舔上来,牛月清说:“你和唐宛儿也是这样吗?”庄之蝶就又不吭声了。牛月清还在问,他说:“不要说这些了,要玩就说些玩的话!”

牛月清半天再没出声,突然说:“不行,不行的。我不能想到你们的事,一想到我就觉得恶心!”庄之蝶停在那里,后来就翻下来,不作声地流眼泪。  柳月 泡荔枝段落

牛月清噗地也笑了,说:“那你一脚也踩死我嘛!”庄之蝶说:“好了,没事了,夫妻吵架睡这么一觉就云开雾散了!”牛月清说:“你想清了,良心发现了?”庄之蝶没有言语。牛月清又说:“你今晚要是不来,我真就对你彻底失望了!你来了就好,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说过去的事了。但我得吸取教训,要防着你了。你必须与唐宛儿断绝一切来往,你要到她家去,我跟你一块去,没我允许,她也不准来咱家。”庄之蝶还是没吭声,只是在动着。牛月清说:“你现在倒这么有能耐,我不行的,你得说说故事我听。”就把庄之蝶掀下来。庄之蝶在黑暗里呆了一会,他没有好的故事讲,就拉灯起来说看看录相吧。牛月清说:“是那些黄带?”庄之蝶已经把录相放开了,立即画面出现乱七八糟的场面。牛月清说:“这哪儿是人?是一群畜牲嘛!”庄之蝶说:“好多高级知识分子家里都有这种带子,专门是供夫妇上床前着的,这样能调节出一种氛围来的,你觉得怎么样,可以了吗?”牛月清说:“关了关了,这是糟踏人哩嘛!”庄之蝶只好关了,重新上床。他跪伏了一边,开始亲吻妇人小腹,之后舌尖儿就沿了妇人的一侧胸胁、从奶沟儿一径舔上来,牛月清说:“你和唐宛儿也是这样吗?”庄之蝶就又不吭声了。牛月清还在问,他说:“不要说这些了,要玩就说些玩的话!”牛月清半天再没出声,突然说:“不行,不行的。我不能想到你们的事,一想到我就觉得恶心!”庄之蝶停在那里,后来就翻下来,不做声地流眼泪。  


废都第409页  

这是一个太聪明太厉害的女子。他却没有在这么长的日子里发现她的见地,而今她要走了,就再不是他家的保姆和一个自己所喜爱的女人了,她说出这么样的话来,给他留下作念。难道这柳月就像一支烛,一盏灯,在即将要灭的时候偏放更亮的光芒。而放了更亮的光芒后就熄灭了吗?庄之蝶再一次抬起头来,看着说过了那番话后还在激动的柳月,他轻声唤道:“柳月!”柳月就扑过来,搂抱了他,他也搂抱她,然后各自都流了泪。庄之蝶说:“柳月,你说得对,是我创造了一切也毁灭了一切。但是,一切都不能挽救了,我可能也难以自拔了。

你还年轻,你嫁过去,好好重新活你的人吧,啊?!”柳月一股泪水流下来,嗒嗒地滴在庄之蝶的手臂上,说:“庄老师,我害怕和大正在一处了我也会难以自拔的,那么往后会怎样呢?我害怕,我真的害怕哩。那我求你,明日我就是他的人了,你在最后的一个晚上能让我像唐宛儿一样吗?”她说着,眼睛就闭上了,一只手把睡袍的带子拉脱,睡袍分开了,像一颗大的活的荔枝剥开了红的壳皮,里边是一堆玉一般的果肉。庄之蝶默默地看着,把桌上的台灯移过来拿在手里照着看着,只见那一处美穴正随着柳月的逐渐舒展而微微绽放了。伴着新浴后的湿润和香泽,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样丰盈白腻。庄之蝶怔怔的看着,仿佛那是一瓣儿海棠着了雨,一束芯蕊于湿漉漉的雾气里对着他吐出一抹嫩红。这是一具怎样鲜活的肉体啊!自己吹绽了她的同时也毁灭了她。迟疑了半晌的庄之蝶,陡然间从这洁净里看到了自己以往的肮脏和丑陋,忍不住心头一颤,一时泛起的便不单是情欲,还有说不出的愧疚。只是愧疚终于被柳月不断起伏的峰峦再次淹没,他甩手丢了台灯,猛地一头扎下去,追逐着那一丛芳草吸舔了起来。柳月叫了一声,那沙发就一下一下往门口拥动,最后顶住了房门,呼地一声,把两人都闪了一下,柳月的头窝在那里。庄之蝶要停下来扶正她,她说:“我不要停的,我不要停的!”双腿竟蹬了房门,房门就发出哐哐的响动,身于撞落了挂在墙上的一张条幅,哗哗啦啦掉下来盖住他们。柳月说:“字画烂了。”庄之蝶也说:“字画烂了。”但他们并没有了手去取字画。两人都沉醉在令彼此亢奋地动作和呻吟里,只顾了去回应对方下一个的动作和呼叫。直到柳月不能自支,从沙发上斜躺下去,腿根儿已是湿亮亮了一片。庄之蝶寻纸巾摖拭了,便伏身将脸埋在柳月的肚皮上,头一摆一摆地拱着,鼻孔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柳月感觉那胡须在自己身上痒痒的地蹭,就忍不住“咯咯”地笑,反手从沙发角寻了靠枕垫在庄之蝶膝盖下,将双腿软软的搭了在他肩上。庄之蝶用手挽了那腿,软骨滑肉如温泉过手,不禁万分的怜爱,终于迟疑了一下说:“柳月,我真的不敢再玷污你了,我对你犯下的罪恶,已经不可饶恕!”说完就定定地木在那里。柳月一愣,目光直视了庄之蝶,幽幽地说:“你这会儿知道罪恶了,你当初做什么去了?我现在也没有怨恨你啊?!因为我爱过你,我不能得到你一世,还不能得到你一天吗?”说完,两道泪水就淌落下来。庄之蝶一把将柳月抱在怀里,不停地吻着那腮上的泪,直到渐渐又融为了一体。两人由沙发搬到床上,又从床上滚到地毯,在极力的疯狂里品尝着天旋地转,终于如一对遗落在沙滩的鱼儿筋疲力尽了。柳月用脚从茶几上夹了烟盒,取一支自己咳嗽着点燃了,帮种到庄之蝶嘴里,然后躺在庄之蝶胳膊上看他吸。庄之蝶一支吸完,再接一支。两人就这样静静躺着,很久,谁也没有力气说一句话。柳月离开了烟雾腾腾的书房时,说:“我真高兴,老师,明日这个时候,我的身子在那个残疾人的床上,我的心却要在这个书房了!”庄之蝶说:“不要这样,柳月,你应该恨我的。”柳月说:“这你不要管我,我不要你管的!”把门拉闭出去了。庄之蝶一直听她走过的脚步声,一直听她开门的吱呀声,然后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废都第414页  

他们就一直抱着,抱着如一尊默寂的石头,后来鬼知道怎么回事,手就相互着在脱对方的衣服,直到两人的衣服全脱光了,才自问这里又要制造一场爱吗?两人对视了一下,就那么一个轻笑,皆明白了只有完成肉体的交融,才能把一切苦楚在一时里忘却,而这种忘却苦楚的交融,以后是机会越来越少了,没有机会了!庄之蝶把妇人放到沙发上的时候,唐宛儿却说:“不,我要到床上去!我要你抱我到你们卧室的床上!”他们在床上铺了最新的单子,取了最好的被子,而且换了新的枕巾。

唐宛儿就手脚分开地仰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庄之蝶把房间所有的灯打开.把音响打开,喷了香水,燃了印度梵香。她说:“我要尿呀!”庄之碟从床下取出了印有牡丹花纹的便盆。妇人却说:“我要你端了我的!”眼里万般娇情,庄之蝶上得床去,果然将她端了如小孩,听几点玉珠落盆。待妇人尿毕,庄之蝶寻了纸巾要帮妇人摖拭,妇人腿翘了看他摖,就妩媚如一幅画。庄之蝶将便盆倒了回来,却同方才一样重新端了妇人下床。妇人疑惑着问庄之蝶,庄之蝶不答,趔趄着端妇人走到立柜那面大镜前。妇人登时明白了他的用意,眼里就万种着风情。待见到自己臀部因下坠着而益发显得硕大圆亮,一下子羞红了脸,嗔笑着挣扎了道:“瞎!这又不是什么好看地方!”就不等庄之蝶去看清那一道沟壑在镜中的映像,双腿便奋力一夹,一只脚竟落在地毯外的水泥地上,“呀”地叫了声好凉,急拖着庄之蝶逃回了床上。妇人将一双白腿紧紧缠在庄之蝶腰间,之后身子一伏,把两个的奶子罩了在庄之蝶鼻子眼睛上。庄之蝶就喘不出气来,笑着叫你想闷死我吗?妇人吃吃笑着,一面问庄之蝶:“你知道这是在哪吗?庄哥!”庄之蝶便愣一下神;“温柔乡!”妇人接着说:“你在我怀里这个样子就是在温柔乡。”庄之蝶喝彩道:“好,说得好!宛儿,你真有一套设计的。”说着,起身一把将唐宛儿揽在怀里:“宛儿,我一定也会给你一个‘温柔乡’的。”妇人听了,将头枕在庄之蝶臂弯里,心满意足地说:“我相信你,庄哥!你不会扔下我不管的。眼下你确实作难,我也不想太难为你,我等得起的,我会一直等下去的,只要你还要我。”庄之蝶一时语噎,只用力搂紧了妇人。妇人口中喃喃:“只要你还要我,只要你不烦我。”庄之蝶叹了口气:“宛儿,我永远要你,我不烦你的,只是现在我还不知该怎样和她摊牌,我有时真想抛弃了这一切带你走。”妇人说:“庄哥,我不要你牺牲这么多的,也许事情没咱们想得那么糟。我就想,如果我们今天就一直在这里做爱,就在这床上赤身露体等她回家,一切不都很简单了吗?”庄之蝶只当妇人说玩笑,苦笑着正要搭话。却又听妇人说道:“我不怕她,我也不怕周敏!”说罢,也不等庄之蝶答复,就翻身骑了上来。庄之蝶心里一紧,不由暗自叫苦,但见妇人已开始痴醉了摆弄自己下体,一时也只得竭力应付。两人又舔又咬的缠绵了许久,但是,怎么也没有成功。庄之蝶垂头丧气地坐起来,听客厅的摆钟嗒嗒嗒地是那么响,他说:“不行的,宛儿,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吗?”妇人说:“这怎么会呢?你要吸一支烟吗?”庄之蝶摇着头,说:“不行的,宛儿,我对不起你……时间不早了,咱们能出去静静吗?我会行的,我能让你满足,等出去静静了,咱们到‘求缺屋’去,只要你愿意.在那儿一下午一夜都行的!”妇人静静地又躺在那里了,说:“你不要这么说,庄哥,你是太紧张也太苦闷了,虽然没有成功.但我已经满足了,我太满足了,我现在是在你们卧室的床上和你在一起,我感觉我是主妇,我很幸福!”她说着,眼盯着墙上的牛月清的挂像,说:“她在恨我.或许在骂我淫荡无耻吧,她是这个城里幸福的女人.她不理解我,她不会理解另一个环境中的女人的痛苦!”便站起来把挂像翻了个过儿。  


废都第415页  

妇人于黑暗中去探,果然如棍竖起。就解了他的前边钮扣,弯下头来,用舌头去舔了,舔着舔着,就一口含进了嘴里,开始呜咂起来,身子也随着头的起伏而颤栗抖动了。庄之蝶恐后边的人看出,用手努力支开了。妇人说:“我已经湿了。”庄之蝶伸手去试,果然也湿漉漉一片,就拧了妇人鼻子羞她,说:“我去买点瓜子来嗑吧。”  

1.废都删除描写摘抄大全-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一)

2.废都中庄之蝶和柳月-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二)

3.废都中庄之蝶七弄唐婉儿 - 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三)

4.废都唐宛儿7次完整版 - 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四)

5.废都删除的放荔枝的描写-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五)

点下方图片,有惊喜...

打赏
Tag:废都唐宛儿 废都柳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