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中说禅经济学序

发布时间:2006年07月19日 阅读:561 次

  

序  

曾经以太也是一个常识,一旦一个东西被常识后,往往就变得十分的可疑。常识后面其实就是意识形态的陷阱,一个东西被意识形态后,就如同某类特殊行业特殊场合的特殊声响一样行业标准了。当西方经济学意识形态化的声响如同曾经的东方阵营经济学一般成为唯一的声响,一切都在这行业标准了的呻吟中沦陷。  

一种标准的西方经济学意识形态就是所谓的经济人假设,即使反驳这个假设的,也不过是在这呻吟中共振出同构的声响,就像用所谓的社会人代替经济人的可笑闹剧。如果用社会人代替经济人就能从西方跑到东方,这个东方也就如同天上飞着的牛放的气体一样气体了。  

在结构主义已经成为解构垃圾的时代,前结构主义的经济人或社会人假设竟然可以成为一种标准的意识形态呻吟,东西方经济学的垃圾性也如同只有行业标准了的呻吟之性般垃圾了。至于需求、供给、均衡之类的把戏,除了满足在旁支末节中卖弄一下20世纪以前数学思维的YY水平,当然还可以混点吃饭的钱,然后叫兽叫售而教授了。  

就像以太的物理学只不过是一种YY的神学,被以太类概念充斥的东西方经济学也只不过是一种现代神学的YY。只有建立在可观察基础上的物理学才脱离了神学的范畴,而经济学也一样。就像光速不变之于狭义相对论,两种质量的等价之于广义相对论,经济学的假设前提,也必须有其现实可观察的基础,这个基础必须在经济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