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和人民币战略(4)

发布时间:2007年07月04日 阅读:540 次

  

现在喜欢谈论所谓的中国崛起,但除了本ID,没有一个人真正明白中国崛起的真正秘密。本ID这可不是瞎吹,本ID和那些能和最高层的人上课的所谓智库不时也当面侃侃,这类人的思想深度到哪里,本ID听个开头就一清二楚。虽然他们的角色也决定了他们的研究不可能刨根问底,但更实质的问题,就算让他们刨根问底,也就是这水平了。至于那些抄袭鬼佬的汉奸、装神弄鬼的国学小丑、民间巫人,就更不必说了。  

中国崛起,离不开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平衡性在国际层面的展开。当然,如果觉得资本主义这个词语有点刺眼,那就叫市场经济吧,甚至就更欲盖弥彰地叫现代经济吧。前面已经给出了资本主义或市场经济增长的缠中说禅定律:现代经济增长的动力在于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这两化的程度,可以将市场经济按发展程度划为不同的阶段,而这两化,在现实的演化中出现同趋向性。  

最原始的阶段,就是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都极为低下的阶段,这种阶段,往往呈现出类似原始社会模式的社会经济形态,这里涉及社会形态的缠中说禅定律:社会形态发展呈现典型的自相似性,也就是说,构成某种大形态发展序列的具体形态的发展也呈现出一种与大形态发展序列相似的发展序列。斯大林式的资本主义经济形态,就是这种典型的市场经济形态里的原始社会形态,而欧美式的资本主义,其原始社会形态,是以封建到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前的混沌过度为形态的。以上这些话,绝对的前无古人,足够后来者去抄袭了。当然,还包括后面这些前无古人、也无须来者的话:  

市场经济原始社会破裂后,就进入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扩展的原始积累时期,这时候,市场经济往往出现出一种最有活力、最有扩张性,如同军事奴隶制游牧民族般的强悍。就如同成吉思汗的铁蹄可以轻易扫掉比他程度高多的文明,这市场经济奴隶社会形态的时期,是所有经济大国崛起的真正力量所在。人类开始资本主义以来,所有的经济大国崛起,都离不开这种形态。注意,大国与经济大国,有着一定的区别。像前苏联这种,站在经济的角度,从来算不了大国。18、19、20世纪,欧美的经济以及其后的军事扩张,都是以这种资本主义奴隶社会形态最强悍的扩张力为其根基。但,最终所有的军事殖民都几乎以失败告终,而经济、文化上,却是无比的成功,这也可以看出经济、文化的深刻腐蚀性。经济、文化上资本主义的军事奴隶制游牧民族般的强悍,是比纯粹的军事强悍更有力、更本质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在自相似中,美国经济、文化对世界的征服比成吉思汗的铁蹄更有力。  

由于市场经济在世界范围内的不平衡,必然导致当某些国家完成市场经济奴隶社会形态时,后来的国家才刚进入这种场经济奴隶社会形态,因此,一场如同历史上游牧与农耕民族的征服与被征服游戏就不断展开。其实,在思想历史上,也有同样的情况出现。思想历史上的奴隶社会阶段,是所有文化形态中最有活力的时代,这个时代,也就是所谓思想历史上的轴心时代,人类其后的所有思想,从根本上,从来没有超越那个时代。  

抛开一切名言的缠缚,中国的崛起也离不开这如游牧对农耕的征服游戏。当中国制造、中国因数在全球涌动时,不过是市场经济自身演化法则的现实演示而已。最可笑的是那些所谓自由经济的信徒,当这市场经济无形的手所推动的游戏已经危害到他们主子的利益时,他们就颤抖了,他们就要拿起大棒了,他们就要歌颂起那封建农耕资本主义的种种美好来,却忘了他们的主子也是踏着市场经济奴隶社会的血腥而来。显然,只要中国继续保持这种被汉奸主子称为野蛮的经济铁蹄的快速奔驰,成吉思汗席卷天下的一幕就会在经济领域再次上演。汉奸们叫床不爽,要怪,就怪那所谓的无形的手如此地辣手摧草。&nbs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