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打坐6:于死亡而从容

发布时间:2007年09月02日 阅读:517 次

  

有生必有死,对于一般人来说,这分段生死难免。何谓分段生死,一个最简单的比喻:所有的唯物主义者,都是419的崇拜者。他们相信,生命就是一个419的过程,419就后,就什么都没了。而分段生死,就是N419,这个N可以趋向无穷,当然也可以包括N=1。  

生命,就如同面首。因此有情,而有这面首之缘。唯物主义者相信N=1,当然,他们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N只能等于1。他们的证据不过是说,人死了,都成了死尸,所以N=1。这种论证,就等于看到一个混乱、惨不忍睹的强暴面首的现场,然后就假定,是男人都要被面首,是面首都要被强暴,被强暴的面首然后失去贞操就是男人唯一的命运。  

唯物主义,就是这样一种典型的被强暴恐惧中的面首思维。将生命还原为一大队分子、电子、这子那子活动的,只能是呆子。那不过是生命的表象,生命,当然有超越分子、电子、这子那子的东西。  

就算站在纯科学的角度,这种呆子思维也是极端可笑的。一个只能观察分子、电子、这子那子的系统,当然就只能观察分子、电子、这子那子,以此为前提来设定生命的边界,其实依然脱离不了这样的一个假设:观察的结果=观察物。把观察的结果等同于观察物,说到底不过是一种上帝式思维的狂妄自大。将所谓科学的观察研究当成上帝的全知全能,就算用一种极限的观点,认为人类的科学的不断进步可以不断接近真相,那不过是用建立在这样一个狂妄自大的全知全能的假设上:我们的观察结果所有构成的空间中的每一个收敛序列都收敛于一个叫真相的玩意,而每一个叫真相的玩意都能有一个收敛序列去收敛,人类的观察结果、人类的科学空间是完备的。  

这种完备性的狂妄自大,不过是对上帝的全能全知的投影。整个西方的科学,本质上不过是基督教意识的世俗化,都和基督教一般,有一个狂妄自大的、全知全能的可笑前提。  

这个前提,没有任何人能去证明,科学不是标榜以可证明性为前提吗?但科学的前提恰好是不可证明的。科学就是这样一种怪胎,他标榜的东西是以其反面出现在其预设的前提中的。  

对科学前提的追究与批判,就是本着科学所标榜的态度,这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有人说,科学有用呀,科学可以制造可以把蘑菇种到天上去,然后100万1000万1亿地杀死所有的人,一克的药物就可以杀死60亿的人。确实,科学有这样的用处,这就是人类贪嗔痴疑慢所感的共业。  

无论科学能杀死多少人,无论科学能让花朵长出人类的性器;牛尾巴上长出人类的头颅,无论科学还能玩出任何花样,能科学的永远只能是能被科学的。科学的狂妄自大只不过在于,他宣称,他的世界就是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打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