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培一朵花,就不妨做做会朽的腐草。

发布时间:2023年07月17日 阅读:500 次

只要能培一朵花,就不妨做做会朽的腐草。


1969年10月18日他被迫不得再用“张闻天”三个字,化名“张普”到广东肇庆。肇庆五年是他生命的末期,也是他思想的光辉顶点。张闻天委身的这个小山坡就叫“牛冈”,比牛棚大一点,但仍不得自由。像一个摔跤手,被人摔倒了又扔到台下,但他并不急着爬起来,他暂时也无力起身,就索性让自己安静一会儿,躺在那里看着天上的流云,听着耳边的风声,探究着更深一层的道理。一个有历史责任感的政治家总是把自己作为一种元素放在社会这个大烧瓶里进行着痛苦的实验。他把鲁迅的两段话抄在卡片上,置于案头:

      只要能培一朵花,就不妨做做会朽的腐草。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