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唐宛儿7次完整版 - 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四)

发布时间:2010年03月01日 阅读:171867 次

点上方图片,更多精彩

  废都唐宛儿7次完整版 - 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五)


废都第296页  

庄之蝶写了个把钟头,写得烦躁。给杂志社拨电话要周敏,周敏接了,就让他把省职评办的谈话情况转告钟主编。一定给钟说,他庄之蝶还要亲自去文化厅找领导谈谈的。放下电话,觉得口寡,来厨房找什么吃,见案上一盘梅李,拿一颗吃了,让柳月也来吃。喊了一声,柳月没应,过来卧室见柳月仰面在床上睡着了。柳月解开的褂子上,一只钉好的扣子线并没有断,线城头还连着针,乳罩下的一片肚皮细腻嫩白。庄之蝶笑了一下,却忍禁不住,轻轻解了乳罩,也把那裙带解开,静静地欣赏一具玉体。裤头儿在柳月的性器间凹进一条细缝儿,庄之蝶方用指头勾了那裤头儿,柳月就伸了个懒腰支起腿来,庄之蝶怕弄醒了她,便拿了梅李在上边轻摩,没想那缝儿竟张开来,半噙了梅李,庄之蝶无声地笑赶忙悄然退出,又去书房里写那答辩。写着写着,不觉把这事就忘了。  

废都第303页  

夜里,庄之蝶在书房写答辩书,到了十一点,照例要在书房的沙发上睡,毯子却白天收拾时柳月放回了卧室,怕牛月清睡时把门关了。就过来取。牛月清已经脱了裤子,灯下坐在被窝翻一本画报,见他又拿毯子,说:“你还要睡到书房?”庄之蝶说:“我要加班写答辩。写晚了不打扰你。”

牛月清说:“哼。不打扰我,是我把你赶睡到沙发上了?!”庄之蝶说:“我没这样说。你怎么还不睡?”牛月清说:“你还管我睡不睡?我是有男人还是设男人,夜夜这么守空房的。”庄之蝶说:“谁不是和你一样?”牛月清说:“你能写么!谁知道你写什么?我有什么能和你一样?”庄之蝶说:“我已经给你说过了,写答辩书。”牛月清说:“那你回忆着当年你和景雪荫的事,精神上能受活嘛!”庄之蝶说:“你甭胡说,我拿来你看。”过去取了未完成的答辩书。牛月清看了几页,说。“你睡去吧。”庄之蝶怀里一直抱了那毯子,就丢在了一边,说:“我为啥不能在这里睡?我就睡床上!”牛月清没理,也没反对,任他一件一件脱衣服钻进来,拿指头戳男人的额头,说:“我真恨死你,想永世不理你!我就是多么难看,多么不吸引你了,你要离婚你就明说,别拿了这软刀子杀我!”庄之蝶说:“不要说这些,睡觉就是睡觉,你不会说些让人高兴的事吗?”就爬上去,于被窝里帮牛月清拽掉裤头儿。牛月清直喊热,庄之蝶就又起身撩开了被子,只见女人下体已开始燃烧了一簇黑色火焰,一时也觉自己亏欠了女人太多,就重新搂了她,一只手下去抚摸了起来,待感觉下面差不多湿了,便将身子一挺,攮了进去,然后来亲吻牛月清。牛月清摆着头,说:“甭亲我,一口的烟臭!”庄之蝶就不动了。  

废都第304页  

庄之蝶听了牛月清的话。心里踏实下来,便说:“你别张罗,她到郊区去干啥?凭她这模样,城里也能寻个家儿的。再说与你哪干表姐儿子定婚,那儿子小毛猴猴的,我都看不上眼的,

而且乡里一订了婚就急着要结婚,她一走,咱一时到哪儿再去找像她这样模样的又干净又勤快的保姆去?请一个丑八怪,木头人,我丢不起人的,那你就什么都干吧!”牛月清说:“你是舍不得这个保姆哩,还是舍不得她那一张睑?今日又买了件牛仔裤,你瞧她把上衣塞装在裤子里,走路挺胸撅臀,是故意显派那细腰和肉屁股哩!”庄之蝶听她说着,下边就勃起了,爬上来就进,牛月清说:“一说到柳月,你倒来了劲儿?!”也让进去,就不言语了,两人啪哧啪哧了百十下,妇人忽然停下,问:“你今天这么能,敢情真把我当了柳月个小骚货!庄之蝶恼羞道:“你真胡说!”牛月清不语,却也不再上拱了身子迎合。庄之蝶就又让她变个姿势,她不肯;让她狂一点,她说:“我又不是荡妇!”庄之蝶一下子从上边翻下来,说:“我这是奸尸嘛!”两人皆没了声音和响动。过了一会儿,牛月清靠近来却在动他说:“你来吧。”庄之蝶再没有动,牛月清打嗝儿的毛病就又犯了。  

废都第331页  

柳月就笑了,说:“我这话说错了吗?难道不是我幼稚吗?我一个姑娘家能和你在一起,我有我的想法就不应该吗?我现在才明白,我毕竟是乡下来的一个保姆,我除了长相还差不多外,我还有什么?我没有的了,我想入非非就是太幼稚了!但我并不后悔和你在一起,你也不要把我想得太坏,你只要需要我,我愿意和你在一起,以后就是嫁了谁,我这一生也有个回忆头!现在我只求你实话告诉我,赵京五真的给你这么说了?他是说心里话,还是只要占占我的便宜?”庄之蝶被柳月这么一顿诉说,心里倒有些难受。他放下了皮鞋,过来拉了柳月,突然拦腰端平了她,说:“柳月,你要原谅我,真的原谅我。我要给你说,赵京五确是不错的人,他年轻,人英俊,又很聪明能干,多方面都比我强的。

他向我央求作你们的媒人是真心的。如果你不满意,我就回绝了他,我再给你慢慢物色更合适的。”柳月的双手就伸上来勾住了庄之蝶的脖子,仰了脸面亲起那一张嘴来。两人作闹玩耍,嘣儿一声,一枚扣子挣掉了落在地上,柳月努下了身子去捡。庄之蝶偏不让捡,柳月的上半身已伏了地上,下半身还被箍着,笑得颤声吟吟。庄之蝶就觉得手里滑滑的,放下了人,展手看时,柳月已羞了脸趴在地上不动。柳月并不抗拒,只用牙咬了下唇,埋了红脸嗤嗤笑,任庄之蝶从背后褪了裤子去。庄之蝶一边摸着柳月柔嫩清爽的肌肤,又一边欣赏了她少女特有的那一段窄腰细臀,直到自己终于抑制不住,压了上去。事毕,柳月说:“这事我再也不敢干了,将来赵京五知道了他会怎么贱看我的!”庄之蝶说:“他哪里想得来的。你大姐回来了问起我,就说我到报社开一个写作会去了。”柳月说:“你还要到她那儿去?”庄之蝶说:“她叫了几次我都没去,再不会,她在那边不知急成什么样儿了!”柳月心里不免又泛上醋意说:“你去吧,在你心里我只能是她一个脚趾头了。可你给她说,今日却是先有了我才有她的!”  


废都第355页  

唐宛儿却流下了泪,说她不说了,再也不说了,还问庄之蝶生气了吗?庄之蝶拍了她的屁股,拍得啪啪响,说他当然生气的,你们这女人真不知一颗心是怎么长的?唐宛儿就把他搂在怀里吻。三吻两吻的两人就不知不觉合成一体,庄之蝶轻轻地动作着问:“疼吗宛儿?”妇人就摇头:“再深一点儿吧,我不痛的!”接着就自将身子用力一挺:“庄哥,我好想你啊!”话音未落,随即却“啊”地哀叫了一声。待到看时,那垫在身下的枕头上已有一处红来,两人才皆后悔,因为医生吩咐过手术后一个月里不能同房的。庄之蝶问唐宛儿这阵儿身子感觉怎么样?唐宛儿说没事的,只是把枕头弄脏了,看着那一处红,竟用钢笔就在红的周围画,画成了一片枫叶。庄之蝶就笑了,说:“好;“霜叶红于二月花’;待会儿下去吃饭,买了针和丝线你再绣了,谁也看不出来,倒赞赏这枕头也成艺术品了。” 

1.废都删除描写摘抄大全-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一)

2.废都中庄之蝶和柳月-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二)

3.废都中庄之蝶七弄唐婉儿 - 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三)

4.废都唐宛儿7次完整版 - 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四)

5.废都删除的放荔枝的描写-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五)

点下方图片,有惊喜

打赏
Tag:废都吃唐宛儿 废都庄之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