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本日本文学

发布时间:2023年05月27日 阅读:361 次

用了两周时间,把涉猎过的部分日本文学作品重新刷了一次,当然也尝试了三至四部从未拜读过的作品。大量时间集中于日本文学的最大好处是,阅读情绪都连贯的,不需要费心力去切换。代价就是,身边人开始说我“你看着有点严肃”。如果我是个演员,我一定是个刻苦而出活的演员。嗯,做不成偶像派,就成为实力派,也是一种人生的无奈。

先列一下过去两周阅读的数目:

《个人的体验》——大江健三郎

《失乐园》 ——渡边淳一

《罗生门》 ——芥川龙之介

《虞美人草》 ——夏目漱石

《人间失格》 ——太宰治

《在樱花盛开的树林下》 ——坂口安吾

电影《花芯》 ——原著作者濑户内寂听

从个人角度来说,我的阅读要求有两点,一是作者不以讲故事为目的,二是作品能看到深层次的完整的作者本人。日本文学有几个共通的关键词:代入感强、死亡美学、救赎、空虚、无望,也许还有反省?以上几个词可以概括日本文学作品的大体特征。因此现在,我决定做一个“反对”总结,有些书,真的不看也罢。

【一】如果你很迷茫,不要去看《人间失格》

太宰治是日本无赖派文学代表中的代表。《人间失格》在国内发行的时候,一度以“献给正处于迷茫中的人”为宣传tag。我认为这是很不负责的表现。


关于它的读后感,已经在另一个问题中做过一个很长的回答。最深刻的感受就是,作者自杀,是最符合客观发展路径的结果。很抱歉,我尚未读出这部私小说试图以一个大格局去激励外人什么。文字的绝望,其实远远大于用语言去表达的能量,因为能说出口的往往已经是被过滤的最安全的那部分。

【二】如果你温情脉脉的被世界对待着,不要去看《在樱花盛开的树林下》

包容性强,应该是两足动物进化到现在最高明之处了。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喜欢日本文学,是出于对大量文学作品中展示的世界观的不认同。当然我也没说自己喜欢,但“不喜欢”也是最无可辩驳的理由。


坂口安吾同样是无赖派作家代表,个人感觉他比太宰治的创作要大胆和先锋,无论在故事创作,还是在语言运用上。就故事设置来说,觉得他身上有一些介川的影子,就语言运用上,觉得他又有点夏目漱石。个人认为,与同时期其他作家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他很直接,一是体现在讽刺的运用上,他的讽刺恰到好处的控制在一个合理范围内,不会让读者觉得太over,在产生画面的时候,读者认为故事合理异常。这是一种很高的创作能力,直接说出悲伤才是很low的行为。二是借一些人物之口,直阐“”世界的残酷和寒冷,要么面对,要么去死,别骗自己”,这也是这部小说集反复强调的主题。

小说书名得于小说收录的第一部小说,《在樱花盛开的树林下》被公认为是作者的代表作,这不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最给我惊喜的的一篇是《夜长姬与耳男》。小说饮蛇血的情节和大小姐癫狂的状态,我格外中意。

“喜欢的东西,若是不诅咒、不掠夺、不争夺可不行呢,你的弥勒之所以不够看,正是如此;你的怪物之所以美妙,也是基于这点喔。像你之前把蛇倒吊上天花板、像你现在杀了我,这些都是很出色的工作....”

试问,有谁不在做着“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温情脉脉的人不要去看坂口安吾。被骗与欺骗,只要是善意的,都应该持续下去,这就是我理解的善良。


【三】如果你认为婚姻是刚需,不要去看《花芯》

电影态度很坦诚,同时透露出了强烈的女权意识,个人认为到达了作家的创作本质,到达了“子宫深处”——婚姻关系是人类的一种创造,并非是人类需求的结果。女性本能的体现可以有很多种,但能否被接受,依然是“规定”的结果。请别误会,我从未想过分抬高肉欲,身体写作正是畸形发展的结果,更不认为本能需求不需要道德前提。

关于这部电影,再无其他好说的。不推荐的理由,终究是因为我对作家观点的认同。同性之间更应该追求和而不同,选择一条道走到黑的女人,其实更容易获得幸福。但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还有什么比“有肉无欲”更悲惨的结果。


Tag:
相关文章